一颗长在深山里的大米💫

不要回fo我!💢
cn米缇雅(米酱)

脾气不好,极度反感回fo,你回我就小窗强硬要求取关,撕逼随意👋(当然如果是看了我的空间内容想要关注就除外)

目前心灵战争,黑色五叶草圈内

雷fate和凹凸圈,混这两个圈的人不要关注我,取关撕逼挂我随意。

头像 @单棠
背景 来源lofter

【FGO同人文】小丑在哭

♡看前须知
★本篇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上部分略含一点cp因素,去掉以后完全可以当做双咕哒看,下部分cp向明确,为梅菲咕哒,是刀子(这cp粮本来就是稀缺资源你还产刀子你的良心不会疼吗!)
★含有非平行世界的双咕哒要素。
★两个梗混在一起出现的脑洞,个人认为还不错就写下来了。
★梅菲的话……大概是私设吧,因为这样的梅菲完全是我脑补的,不过应该不会令人感到奇怪的ooc
★都没问题的话,感谢观看
————————————————
(上)
沉梦中,她想起一个小故事。
马戏团中,台上的小丑做着各式各样滑稽可笑的动作,他面对着座无虚席的观众台正单脚踩在大皮球上,然而仅仅只是一个不慎,他摔了下来,摔肿了眼睛甚至摔掉了几颗牙,几丝鲜血从他的嘴里溢出,小丑坐在台上疼哭了。
观众席上的人群拍着手爆发出哄堂大笑,他们认为这位小丑的演技实在是太过精湛太过真实。只有一位小女孩着急的拉了拉她身边妈妈的胳膊——
【妈妈,小丑在哭啊!】

——————叮叮叮叮叮叮叮!
咕哒子被床头柜上亮黄色的闹钟惊醒。
闹钟的样式有些奇怪,因为那是梅菲斯特的情人节礼物,虽然被努力的造的十分的Q版,不过他的审美风格还是有显著的体现,因为一受到外力就会爆炸因此没法取代可爱的Fuo成为迦勒底的吉祥物,不过就咕哒子个人而言,觉得这个小家伙特别的可爱。
于是拜托了几位科学怪人,将其改造成了普通的闹钟。
现在,这Q版的钟虫就趴在咕哒子的床头柜上催促着咕哒子的起床。
咕哒子没有过多考虑自己做到的梦,只是轻笑了一下,啪嗒一下按掉了那小可爱的铃声。
今天,是她满十八岁的生日,同时,
——也是自己成为早已心仪的另一半的法定配偶的日子。
咕哒子心仪的另一半并非她的任何一位从者,事实上在她早入迦勒底以前就已经深深喜欢上的对象,名叫藤丸立香。
那位男生与自己的名字完全一样或许也是自己对她产生好奇心的一部分原因,然而真正吸引自己的恐怕还是他的笑颜?
总之,对他的那份憧憬那份内心的小秘密,直到人理修复完成之后也一直没有变过,因此在保护人理的过程中她心疼,但是却不得不拒绝一些从者突然表示的对她的感情。
咕哒子摇了摇头,和以往一样穿好了衣服飞快的跑下了公寓的大楼,楼底,一辆被装饰成婚车的轿车上,自己的妈妈……啊不,卫宫前辈略有不满的表示了她迟到了整整八分钟,这样下去自己至少需要飙车才能让她在十五分钟之前到达由言峰士郎神父主持的婚礼教堂。
婚车的外围,骑着同样佩戴着圣洁色鲜花的rider们以及Golden色鲜花的R金时只是半开玩笑的让卫宫不要太着急,实在不行就由他们送过去。
卫宫想也没想就否认了,你们知道飙车和飙马有多危险吗,还有阿尔托斯福你这个飙老鹰的会上明天晨报的所以赶紧把宝具给我消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日常,那么的欢快。
咕哒子这样想着,笑着打开了婚车的车门。

“那么,”这位神父Ruler的声音总是那么的好听,“让我们低头祷告,天父上帝,你是天地万物的创造主。你创造世人也眷顾世人,我们仰赖你的大能保守。求你赐予我们洁净的心、正直的灵不让私欲拦阻我们认识你的旨意,也不让软弱拦阻我们顺从你的旨意……”
他作为婚礼的主持带着微笑伴随着我和他一同站在教堂的目光聚焦点。
玛修和贞德正守在教堂的门外,她们象征着圣洁与守护,或许这样的安排也是一种祝福,虽然对于她们而言,没能目睹过程是件遗憾的事。
法兰西的王后一行人更是全员出席,虽然莫扎特对着殿堂显得有些抵触,还是在场前场后弹起了曲子。莎士比亚是一定要目睹着辉煌的时刻,并赠予御主喜剧以及HE,安徒生倒是显得无所谓——不,因为自卑没能在最终没能获得爱情的他似乎是觉得自己不够格,表情上说着没有兴趣便缺席了。
岩窟王从一开始就对于基督教式的婚礼十分不满,同时也对婚礼的主持言峰士郎本人十分不满,也处于缺席的状态,不过他本来就被规划为不允许入场的从者,内心充满了悔恨以及复仇的心里不被主正视,不被允许——同那位无辜的恶魔一样。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圣洁。
本该是这样的,但咕哒子却开始心不在焉起来。
她明显的感觉到与从者们的契约,有某一处,仅仅只是很小的地方,似乎不太对劲。
(下)
婚礼还在神圣的举行着,这里应该是离教堂很远的一片人工林里。
紫色的小丑应该是被监视着,绿色的弓兵半坐在被阳光普照的林间,仰头便是阳光穿透茂密的枝叶,星星点点的打下来。
他一支烟已尽,任务是盯住这只还未发现他的小丑。

——他无论如何也不能靠近教堂。
这是迦勒底其他从者一致的意见,理由根本无需说明。
不过眼皮子底下这只小丑似乎无心伺机逃走,或是靠近教堂,他就乖乖的站在那个地方,用剪刀发泄似的抽大着一棵小树上较低的枝叶。
虽然这确实是反常的举动,不过罗宾汉本身并不会去理会甚至上前关心。
——他是危险的恶魔。
迦勒底的全部从者对梅菲斯特的认识几乎都止于这句话。
鉴于他平日里总是异常的举动以及人尽皆知的出处,在迦勒底里也总是大闹一番,已经有不少从者建议过咕哒子与其解除契约。
但她每次都只是笑着摇摇头,说那怎么可以呢。
这就是自己的御主最让自己觉得好玩的地方,梅菲是这样想的。
——她与其他从者一样,给予了自己同等程度的爱。
并不是指伴侣之间的爱。
但她竟然会把自己视为朋友,这让梅菲渐渐的感到了不可思议以及挫败感。
咕哒子一直都很有趣,这一点自己绝对是最有发言权的人。
“御主可是有趣到——呼姆呼姆——怎么说呢?”
梅菲斯特停下了小孩子般发泄的动作,他抬起头,自言自语了一句。
声音越说越轻,他的脸色也越变越差。
他不知为何不敢再将抬起的头底下去,他预感到如果自己那样做会发生令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
终究还是没躲过——
教堂那边传来的欢呼声清晰的飘到了林子这边,梅菲的脸上多了两行湿热的液体。
此刻的他实在是太过难受了。
御主可是有趣到,能让生来就拥有扭曲心灵的他,难过流泪的人啊。
有趣吧,太有趣了。
那么,常人不会在意的自己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御主她会在意吗?会怎么想呢?
这都无关紧要了——
下一秒,锋利的剪刀尖被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喉结。
死不是终结,不是消失——
嘻嘻,死是,不会继续悲伤的美好结局啊!
Com.
————————————
@多重人格之爱  @客观小战士鹦谎  @M_A_R_E
好的花了一天时间刀子码完了。
嗯嗯
我快累死了

评论(2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