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长在深山里的大米💫

不要回fo我!💢
cn米缇雅(米酱)

脾气不好,极度反感回fo,你回我就小窗强硬要求取关,撕逼随意👋(当然如果是看了我的空间内容想要关注就除外)

目前心灵战争,黑色五叶草圈内

雷fate和凹凸圈,混这两个圈的人不要关注我,取关撕逼挂我随意。

头像 @单棠
背景 来源lofter

【文豪野犬】【异能力拟人梗】异能力/序章

★此为同人文,世界观大致是异能力以人性突然集体具现化的情况。
★如接受不了剧情和设定请右上角,如是提出剧情建议我很欢迎。
★详细世界观我单写了一篇的,请戳我的主页,每个异能力拟人后的人设会更在每篇的最下面。
★cp走向多是本体x异能力,其余cp设定走原剧情
★大概是前期是长篇,等交代完故事起因会变成cp向的小短片[还不确定],有剧情。不定时更新。
★不允许未经允许的搬运,谢谢。
★本人并不是漫画党,对于官方情报了解的也比较少,所以如果有关于设定上的出入或是官方梗还请告知
★谢谢你点进来看这篇拙笔之作
—————————————
¤序章
▼位置 武装侦探社
所谓的侦探,是收集线索,之后整理线索,通过推理得出真像。
但我不同————
我是名侦探,是看一眼现场立马就能得知真相的名侦探。
虽然我现在也想这么说————
“哎呀麻烦死…………了”
我本想尽可能的强忍下焦躁和小脾气,“完美”的“回应”大家的期待的。
——直到我的视线落在了站在门口的社长。
最后一个字几乎是被吃进去了一样,我咬住了嘴唇。
“乱步先生也看不出任何端倪吗?”国木田推了推眼镜,扭头盯着自己那本记录行程表和理想的再平常的不过的手帐本,却没有急躁的翻动那本本子来修改行程,任由6点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耀其上,“的确,事发太突然了……而且这已经超过案件的范畴了……归结为灵异事件才更加恰当。真是的,我的时间表里根本没有写过遭遇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
“就…就是啊乱步先生!灵异事件的话起因经过结果都是一团糟,和案件不同也没有逻辑可言,所以请不要太过…………”敦紧接着国木田的话,有些忙乱的组织着语言安慰着我。
“………………灵异事件?”我睁开眼睛,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人,“你认为我会相信那种事件的存在?”
万事皆有因果,所谓的灵异只不过是使用了什么障眼法罢了。
侦探这种职业,就是使用推理将这种障眼法的真相看破。
所以我不相信有那种东西,这一定是什么人做的,现场一定会留下什么痕迹……
我只记得我当时在拼命的思考,表情?
他们说我有点纠结有点急躁。
“嘛……既然乱步先生一定要以案件来处理的话,我们就再来搜集一次情报吧?”与谢野依墙而站,提议道。
“…………唔!”我对“情报搜集”这一词的出现表示了不满,随即软瘫在了桌上。
“我是名侦探!名侦探不需要搜集情报的啦!”
▼位置 港口黑手党,走私货物船只
『能与   这种方、式与你相:见』
是文字。
血色的字正在一个一个的从我的脑海里蹦出来。
『这*=/真是——』
那是我——中原中也本人的字迹无疑。
每蹦出一个文字,脑袋就猛的振动一次
『太+:好——太'好——太-』
脑袋嗡嗡作响——好难受……

戛然而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啊中也,我好高兴啊!”
——————?!

我从床上猛地惊坐了起来。
“梦吗……?”我揉了揉太阳穴。
现在的时间——4:59。
也就是说在这之前,我已经入睡了43分钟,周围没有异常——枪支,子弹,交易的钱财————没有被挪动的痕迹。
房间里也没有其他人的气息。
“啧…………真是莫名其妙。”
——排除了异能力者的恶作剧。
虽然我不清楚那算不算噩梦,但绝不是好梦就是了。
白大褂们说,噩梦是因为白天受了什么刺激,然后这一刺激反应在了梦里。
……反正是这类似的话。
那么,每日与鲜血和死亡擦肩而过的港口黑手党——我并不认为我会受到什么刺激来导致噩梦。
就算硬要说有什么刺激的话……太宰?
还是说身高……?
咳咳,这个话题还是结束掉吧……
穿好了衣服后,我的手伸向了挂在架子上的帽子————
那只手被猛地抓住。
▼地点 武装侦探社
“首先,最先发出动静的是,国木田先生吗?”贤治望向正在白板上整理情报的国木田,“我在大概6点左右,被叫过来了呢。”
“啊,我也是,大概在6点左右接到了国木田先生的电话,得知了事件加快脚步赶了过来。”敦附和着。
“是这样没错,今天刚起床就发生了情况。”国木田看着摆在桌子正中央的,他的手帐本。
“在这里的各位应该都是被我提前叫过来的,除了太宰……啧那家伙,我应该也打电话给他了。”
“那么,我去把太宰先生叫过来吧!”贤治征求了一下国木田的答复,得到可以的答复后,跑出了侦探社的大门。
“那么,来问问国木田先生所说的『那个人』吧?”坐在已经瘫倒的乱步旁边的谷崎建议道。
“的确,灵异事件主要讲的就是出现了你说的『那个人』吧。”与谢野将身子凑近那本手帐本,“国木田,你有办法把她叫出来吗。”

评论(1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