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长在深山里的大米💫

不要回fo我!💢
cn米缇雅(米酱)

脾气不好,极度反感回fo,你回我就小窗强硬要求取关,撕逼随意👋(当然如果是看了我的空间内容想要关注就除外)

目前假面骑士W,黑色五叶草圈内

雷fate和凹凸圈,混这两个圈的人不要关注我,取关撕逼挂我随意。

头像 @单棠
背景 自家孩子

【元气封神】你要是再不起来的话……

☆CP向为姜徐,视为身体互换或是已经结束互换的时期都无所谓,可能更偏向于已经换回来的if性质。(因为本人更希望他们把身体换回来之后再结婚←你走)
☆烂尾,结尾有惊喜(闭嘴)
☆越往后越瞎写,建议别看

-姜子牙这一次比平日里起的晚。

-不对……起的晚这词用的不恰当,用还在睡比较好。

徐眠托着下巴思索起来,今天没有大扫除,所以排除掉了装病的可能性,中午进厨房的时候也没有看见有什么布置过的陷阱和类似被遥控的沙包来阻止,倒和起早出去钓鱼的情况有点像,不过鼾声倒是确实从他的房间里传出来了……

难道真的生病了吗?去问问杨戬吧。

“徐姑娘大概是不知道,师叔昨夜不知跑去哪个酒家喝了个大醉,是被好心人送回来的。”

哦,这么一说,徐眠就想起来了,前几日逛街是看见一家新开张的酒家,为了招揽客户就贴出了什么什么能喝下五坛招牌酒就给你次次免费……诸如这般的告示,虽然徐眠十分有先见之明的推着他走了,没想到还是栽在了他溜出去这一手上。

-难道是不服输吗……呃,我真是不知道应该吐槽什么好了。

徐眠推了推眼镜,仔细回想起当时的情况之后心头涌上一股夹杂着挫败的愧疚感,如果和自己说的那句——“你要是真能喝五坛下去不醉,科学家一定会会对你的体内构造产生兴趣的,不可能的,身子会坏掉的,不行,快和我回去。”有什么关系的话,等于和自己怂恿他去是一个意思。

-毕竟在这方面,他倔的像个小孩子嘛…

在心里连说了三声抱歉之后,徐眠长舒一口气,不去追究和他一起出去的四不像为什么没有拦住他的问题,因为她明白四不像要么就是在路上闻到烤肉味飘走了——这一点是她难得的和姜子牙达成共识的一点,要么就是拦不住他——这一点没人比她更清楚。

正午快到了,酒味应该消的差不多了,稍微有点担心呢…去看一眼吧。

“徐眠,难道你不觉得擅闯一个男子的房间是一种十分不妥的行为吗”——徐眠曾经被这样问到过。

虽然当初的回答很随便,但倘若要她认真的回答的话,她恐怕会推推眼镜郑重其事的说——“通常只是会觉得不太好意思,但是如果这个男的是姜子牙,那就真的非常不妥了,我觉得不行。”

-那我现在又在干什么啊……

跟做贼一样的小心的拉开他房间的移门,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的自动放轻了脚步。
啊……似乎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于是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了。

-不过说起来他还真的是睡的和头死猪一样啊,今天或许可以不用和沙包打架训练了。

-……再换位思考一下的话,这甚至是一个复仇的机会!

于是徐眠悄悄的凑到了姜子牙的耳边,用30分贝的声音开始嘀嘀咕咕。

“姜子牙,你已经昏睡了20年了”
“你知道吗,封神榜已经发霉了”
“我用你的钓鱼竿,总共晾了3000次衣服……”
“快起来吧,再不起来就要尿裤子了”(←你走)

评论(6)

热度(13)